返回校網首頁 >
在線投稿
新聞頻道
當前位置:新聞頻道>南廣要聞>社會服務> 正文

父親的希波克拉底誓言

2020-04-24 瀏覽量:6289

我是中國傳媒大學南廣學院19級數字影視技術專業的高乙菡,我的父親是濟南市中心醫院的兒科醫生。2008年汶川大地震,我的父親隨隊前往北川參加抗震救災工作;12年后,“新冠”疫情爆發時,我的父親再次在濟南走上了戰“疫”的一線。

春節前突然爆發的疫情打亂了我與父親一起出游的計劃,我上次跟父親一起旅游,還停留在小學。父親平時太忙了,最多的時候一天可以看180多個號,根本沒有時間出去旅游。而這次的疫情,父親再次申請沖上了一線。疫情期間,父親總拿著一個舊手機,在哪都拿著,吃飯時都時不時拿出來看看。我問父親這是用來做什么的,他告訴我,這是疫情期間醫院給一線醫護人員配的保持24小時聯系的聽班手機。

有一天,父親白天上了一天班,晚上冒著大雨回到家,在凌晨三點的時候,聽班電話突然響起——一名來自湖北的三歲兒童出現發熱咳嗽癥狀在發熱門診就診。父親二話沒說就又騎上電動車冒著雨急匆匆地趕赴醫院。后來,父親為了不錯過每個疑似病例的緊急電話,有時候家也不回索性在醫院里住著。有一天,已經連續工作16小時的爸爸,剛剛進門,衣服還沒來得及脫,就接到了醫院來的緊急電話,讓父親作為專家組成員去會診疑似病例。當時,我還在上網課,還沒出臥室,就聽到房門一關的聲音,我連父親的人影都沒看見他就又不見了。

(作者父親工作場景)

每一個醫學生在正式成為醫生之前,都要手捧《希波克拉底誓言》鄭重宣誓:“我要竭盡全力,采取我認為有利于病人的醫療措施,不能給病人帶來痛苦和危害......”。真正的醫者,是從自己的第一位病人開始,就兢兢業業地履行誓言,因為他們知道,能力越大責任越大,他們在“雕琢”我們病患身體的同時,也在“雕琢”自己的內心,也在反省自己——今天的“我”是否依然值得被稱為“醫者仁心”。這是小時候父親與我閑聊時告訴我的,當時我還不理解父親所說的“責任”到底是什么,父親不過是兒科的一個普通醫生,這個職業到底有多么崇高,我是沒有概念的。直到后來的08年汶川地震,父親第一時間奔赴震中前線時,我才明白,原來醫護人員所背負的責任,是我們這些外人,永遠無法明白的。

父親去北川時,我才剛上小學二年級。那時的我還是一個什么都不懂的小孩,懵懂任性,只知道我的爸爸要離開我去很遠的很危險的地方,我的作業簽字只能找我媽了,沒有人陪我去電影院了,沒人陪我去吃樓下的關東煮了,沒人陪我去買便利店的上好佳了。一想到我的“超級英雄”要冒著生命危險去別的地方救別的小孩,我就緊張。在一個很平常的早晨,父親穿著迷彩服,拿著mp3,背著很大的一個包,跟我說了聲再見,輕輕地掩了門走了。那時候通訊還不發達,無法視頻交流,后來我才知道他去四川救災了。

(作者父親當時所援助的北川縣醫院)

兩個月后,父親回來了。下飛機前,我們醫護人員家屬拿著條幅站成了一排,我捧著一束很大的花。隨著飛機抵達時間的臨近,周圍幾個家屬開始哭、開始相互擁抱。當時的我想著,我才不要哭,我要有面子。但是,當他們從機場一起出來時,我看著父親向我走來時,不知道為什么,我的眼淚控制不住地往下掉,我瘋了似的拿著花跑過去抱住他,父親也哭了。在我的印象中父親是個和藹的人,在醫院里給小朋友看病時很溫柔,帶我去看電影時會牽著我的小手。但我從來沒見他哭過,原來英雄也會哭。

(作者父親當時所在援助隊伍)

后來我問父親在北川救災時的故事,父親說發生的事情太多了,比如深夜冒著傾盆大雨去營救村民。醫院的旁邊就有堰塞湖,余震不斷,山洪隨時都會爆發。泥石流裹挾著山坡上的松樹傾瀉而下,擋住了前行的路,救護車開到半山腰就動彈不得,只能下車步行。腳下的道路窄得僅容一人通過,右旁邊就是萬丈深淵,云彩都在腳下。我不敢說父親有多勇敢,就像他自己說的,當時唯一的心念只有救人。

受到父親的影響,這次疫情期間我聯系到了小區物業的賀阿姨,報名參加了社區的防疫工作。雖然我的能力有限,但我十分愿意為國家出一份力量。每天在小區門口檢查、登記、量體溫的工作,雖然重復,但我并不認為我做的這項工作無聊。當我一遍遍提醒小區居民“戴口罩,少出行”,“麻煩登記一下”時,換來的是鄰居們親切的問候,這讓我感到十分溫暖。當鄰居奶奶用家鄉話說:“妮兒,注意身體啊”時,我真的感到自豪與榮幸!幾天的工作也讓我對鄰里情況更熟悉了解了,疫情讓我們的心更貼近了,讓我們真實地感受到,哦,原來我們是共同一體的,我們在一起努力!

(作者主動參加防疫工作)

每個職業都值得被尊重,就像父親在內的所有一線醫護人員。我怨過父親,怨過他沒有像其他孩子的父親那樣有時間陪我玩;怨過他多少個大年三十不在家里而是在醫院里度過;怨過他只管其他小孩的病,自己家孩子生病卻無法顧及;怨過父親去北川時,我得了肺炎只有我媽一個人休班照顧我。但我現在知道,父親有一個神圣的使命,因為這個使命過于重大,可能有的時候需要我和媽媽幫助他一起完成!

從汶川到新冠,12年的時間不算短,在這段時間的兩頭,是爸爸沖在一線的身影。我不知道多少時間以后,我們將再次面對這些災難,但我知道的是,有千千萬萬個爸爸一樣的人,什么樣的坎兒我們都能邁得過去。


(作者家庭合照)



(責任編輯:黃思純 實習編輯:劉澤一)

(作者:動畫與數字藝術學院 19級 高乙菡)

南廣新聞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 凡本網未注明其他出處的作品,版權均屬于南廣新聞中心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 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"來 源:南廣新聞網"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責任。

② 凡本網注明其他來源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 本網對其負責。

③ 有關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與本網聯系。

※ 聯系方式:中國傳媒大學南廣學院新聞中心 電話:025--86179080

返回校網首頁
最近2019中文字幕在线_天堂网亚洲AV制服丝袜jk喉奥_99香蕉精品视频国产版_国产亚洲人成a在线v网站